垃圾分类回收,既是一种行为和习惯,又是一种经济体系,它的建立,是与相关得法律的建立分不开的。欧盟各国自90年以来为推行“零污染”的经济计划而努力,有一整套法律约束,使垃圾的生成逐渐趋于“零”。德国从1996年10月24日开始实施了循环经济和垃圾法,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条规法例,旨在使德国从一个“丢弃社会”变成一个“无垃圾社会”;奥地利制定了法规,到2000年,废物回收率达到80%。法国要求回收75%的包装物。规定只有那些不能再处理的废物才允许填埋。瑞典的新法规要求生产者对其产品和包装物形成的废物富有回收的责任。美国的一些州从87年开始制定关于回收的地方法规。美国一个叫诺尔的小城市,在87年把回收定为法规,有力地促进了再生资源产业的发展,96年已发展出80多家回收公司,这些企业成为该城市主要的税收来源之一。随着经济改革的进程。中国的环境管理正在完成以行政手段为主向法制手段为主的过渡。《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对于垃圾分类有一些初步的规定:“鼓励,支持综合利用资源,对固体废物实行充分回收和利用,并采取有利于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活动的经济、技术政策和措施。产品应采用易回收利用,易处理或者在环境中一消纳的包装物。产品生产者,销售者,使用者应当能够照有关规定对可以回收利用的产品包装物和容器等回收利用。城市生活垃圾应当逐步到分类收集、贮存、运输和处置。收集、贮存危险废物,必须按照危险废物特性分类警醒。禁止混合收集,贮存,运输,处置性质不相容而未经安全处理的危险废物。受到固体废物污染损害的单位和个,有要求依法赔偿损失。然而,要建立生活垃圾分类回收体系,还需一系列部门性和地方性的具体法规。这些法规大致有如下四类:一、垃圾分装:今年不少省市的环卫部门要求居民将垃圾由散置改为袋装,颇有成效,然而混袋装只能解决卫生问题,分袋装才能解决环境问题。应明文规定垃圾分袋装及定时定点投放,使垃圾分类成为一种普遍的行为,一种公民责任和义务。二、垃圾收费:根据“污染者付款”的法则,垃圾的回收费由垃圾的制造者来负担,以解决源头分类和回收费用的问题。垃圾产量越大,所付的费用越高。法的作用不仅在于约束制造垃圾者,而且在于帮助回收处理垃圾的产业。所手费用便可用于清运回收。三、回收责任:1998年废弃的一次性塑料餐盒回收率必须达到%,999年达到50%,2000年到60%。四、监督惩罚:在纽约,有专门的环保检查垃圾分类情况。如果谁家不在指定的地方分类放置垃圾,一次罚款便是25美圆,第二次50美圆,第三次便是100美圆。在中国环卫部门应当有罚款权:如果垃圾没有分类,使回收部门无法接纳,环卫部门应有对其罚款的权利。垃圾回收法规的建立,不仅仅是官员的事,新闻界、民间环保机构和个人同样负有重要的责任。除了专门的立法执法机构,公民作为个人也可通过新闻界和民间环保机构和其他一些社会性渠道来参与环保法规的健立和实施。公民推动和公民压力。例如东京的垃圾战就发端于市民,20年前,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外来口的量涌入东京,不仅使垃圾量大大增加,而且也给原本并不完善的垃圾制度的实施带来了很大的困难。